优美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章 進擊的楊寶寶(求訂閱支持!) …展示

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我真没想混娱乐圈啊

赢了!
杨宝宝立即手脚并用的抱住了徐开,显得她很激动!
要说,杨宝宝抱一下徐开就抱一下吧。
可杨宝宝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挂在徐开的身上不下来。
——由此也不难看出,杨宝宝平时肯定没少健身,要不然她不能有这么好的体力。
徐开很怀疑杨宝宝是在故意占自己便宜,可徐开没有证据。
金大国还在地上趴着,那边摄影家还在录制,杨宝宝就这么一直挂在徐开身上不下去,不是给徐开和杨宝宝制造绯闻呢吗?
不得已,徐开只能拍了拍杨宝宝的背,示意杨宝宝快点下来。
独步成仙
杨宝宝这才磨磨蹭蹭的从徐开的身上下去,然后大有深意的看了徐开一看,之后才老老实实的站在徐开身边。
徐开伸手将金大国拉了起来。
金大国冲徐开竖了个大拇指,由衷的说道:“你是我见过得最强壮的人,没有之一。”
不想,杨宝宝听言,笑得非常灿烂,然后她很殷勤的上来帮徐开把缠在徐开腰间的铁球拿下来,随后又帮徐开把他被固定的那只手臂给放出来。
徐开看了看有些不对劲的杨宝宝,但没说什么,而是同杨宝宝一块去录制了个结尾,结束了这第一场《Running Man》的录制。
……
徐开走后,祁俏俏没有按照徐开所说的继续睡,而是小心翼翼的起来,然后悄悄的藏在床下——祁俏俏真怕被来找徐开的杨宝宝和凌成给发现了她在徐开的房间里。
是的。
与昨天晚上义无反顾的爬上了徐开的床不同,现在的祁俏俏又变回了那个保守的祁俏俏,生怕别人知道了她昨晚有多主动。
直到徐开把房门关上,祁俏俏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坐回到了床上。
随后,祁俏俏就忍不住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虽然明知道这五星级的大酒店的隔音肯定没问题,但昨晚的祁俏俏还是不敢出声。
可昨晚祁俏俏又是第一次,忍不住想要大声一点,但是又害怕被发现,就一直捂着嘴巴ꓹ 裹着黑丝袜的大长腿一只被徐开高高抬起……
想起那一幕ꓹ 祁俏俏自己都觉得好笑:“又没有人能看见,我那么紧张干什么?”
把那只已经被徐开撕坏了的丝袜从脚上脱下,祁俏俏踩着愉悦的步伐ꓹ 去洗了个澡ꓹ 然后换上了一次性浴袍出来。
趴到昨晚她和徐开滚过的大床上,嗅着徐开留下的味道,祁俏俏前所未有的踏实。
不知不觉间ꓹ 祁俏俏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祁俏俏醒过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这觉ꓹ 是自从祁俏俏家里出事以后,祁俏俏睡得最好的一觉ꓹ 因为无依无靠的她终于又有了依靠,也终于又有了一个家。
起来以后,祁俏俏也没叫服务员,而是亲自将她和徐开的战场打扫干净ꓹ 并按照徐开的怪癖把床单收好ꓹ 作为徐开的战利品ꓹ 以供徐开收藏。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ꓹ 祁俏俏一边盼望着徐开回来、一边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
百无聊赖了好久以后,祁俏俏给张弓发了一条消息:“在吗?”
……
徐开回来时,就见祁俏俏慵懒得趴在床上在跟谁发着信息。
徐开悄悄的来到祁俏俏身后ꓹ 就见她正在跟张弓发信息,而内容则是:
“张弓ꓹ 我跟你说个好消息,我跟他修成正果了。”
“别再跟我叫张弓了ꓹ 跟我叫祁雨彤……余擎昀把你睡了?”
“嗯。”
“那恭喜你,守得云开见月明ꓹ 静待花开终有时。”
“嘻嘻,你怎么样了ꓹ 做完手术了吗?”
“已经联系好医院了,明天就上手术台。”
看到这里,徐开问:“做手术?张弓要做什么手术?”
祁俏俏一捂她自己的胸口:“你吓我一跳,讨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徐开笑着说:“就在你跟张弓说你跟我修成正果时。”
祁俏俏脸一红,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她有些害羞。
徐开见状,他走过去,抱住了祁俏俏,然后坐在床上,顺势也把祁俏俏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祁俏俏顺从的坐到了徐开的腿上,任由徐开抱着她。
徐开将自己的大手放在祁俏俏平坦的小腹上,边揉、边说:“肚子这么瘪,还没吃东西呢吧?”
“没,我不饿。”祁俏俏羞羞答答的说。
“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不吃饭呢?”
说话间,徐开就拿起床头的电话,对服务台说:“两个小时以后,送一桌你们酒店的招牌菜上来。”
祁俏俏傻傻的问:“为什么要等两个小时以后再吃饭?”
徐开一扭腰身,将祁俏俏压在床上,然后居高临下说道:“因为我要先吃你这道开胃菜。”
说完,徐开就吻上了祁俏俏……
……
“张梓涵”下线了很久之后,项春才回过神来:“我是不是被骗了?”
又联系了“张梓涵”好久,直到认定了自己真的被骗了,项春才去报警。
如果范玲珑此时不是在休产价,徐家人肯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项春上当受骗的事,进而能及时止损,兴许还能拉为徐家立过大功本身也还算是个人才的项春一把。
然而无巧不成书。
就在昨天,在苏醉的强烈要求下,范玲珑请了半年大假。
——苏醉是这么想的,范玲珑就是再喜欢徐开,就是再下定决心要永远跟徐开在一起,范玲珑毕竟没有嫁给徐开,关键,范玲珑再怎么说都是公职人员,未婚先孕传出去怎么都是不好,哪怕范玲珑既未违法又未违纪,所以,哪怕范玲珑不在乎,可苏醉还是强迫范玲珑休了产假,至于怎么运作这件事,虽说范卫民已经死了,可就放个一年半载大假这么点小事,对苏醉来说,还是不难的。
因为范玲珑休了产假,横店派出所的事全都交给副所长代理。
这也就导致徐家人根本就不知道项春被骗了一事。
与此同时,副所长对于项春被骗一事,也就公事公办了。
而公事公办的结果就是,这个局面已经很难挽回了。
因为项春的钱已经被张弓运用网上银行、FF平台(即聚合交付平台)等他从那些搞杀猪盘的人那学来的手段把钱给洗干净了——类似于中间商赚差价,商家省事儿,平台捞点辛苦钱,一般商家接入平台的话,必须提供资料给各个支付机构申请账户,但FF平台不一样,他们直接用平台自己的商户收钱,收完手续费,钱就已经合法的到了张弓的账户上。
同时,为了伪装自己,张弓的FF结算平台的资料都是买来的个人信息或者企业信息。
这就导致,就算查出来了,也没有用。
因为这些信息全都是一些不知情的学生、宝妈之类的,他们可能被告知能赚钱,就随便把自己的信息给了他们也不知道是谁的人,而这些信息通过一层层的转移,中间转了好几手,最后才到FF结算平台,所以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有问题,而且即便找到了这些学生、宝妈,他们能提供的线索也少得可怜。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是利用金融机构信贷回收之类的手段。
总之方法很多,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这样整个流程下来,项春就被张弓宰杀得干净利落。
再加上,项春被骗的金额虽然也高达近两百万,但这与那些累积超过千万、上亿的大案、要案相比,差得太多了,根本引不起重视。
如此一来,项春的钱,真就很难追回来了,至少搞清楚了来龙去脉的项春是这么认为的。
项春后悔死了。
与此同时,项春更担心陈若曦交给他的任务。
要知道,钱没了是小,要是这份项春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工作没了,那项春肯定就会被打回原形。
这对项春而言,可真就是天都塌了。
项春赶紧在第一时间给井光伟、陈涛以及他其他的朋友和亲戚打电话借钱。
可项春的这些朋友和亲戚的层次还不够,他将能借的人全都借了个遍,也只不过才借到了不到30万。
这离要交租赁拍摄场地的预付款所需的100万,还差了70多万。
这可如何是好?
项春突然想起了,他偶然间认识的一个大哥——“李哥”。
在项春看来,这个李哥,见多识广,豪爽仗义,非常够朋友。
认识了李哥之后,项春就对李哥心生崇拜。
李哥也像长辈一样照顾项春,带项春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从没用项春掏过一分钱。
走投无路之下,项春就跑去找李哥借钱。
李哥在听说了项春的难处之后,有些为难的说:“老弟,不是哥哥不帮你,而是哥哥的钱全都投到股市和楼市里去了,你要是用个十万八万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拿,可你张嘴就要70万,我这一下子也拿不出来这么多啊。”
项春一听李哥都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心一下子就凉了。
那边,李哥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你这事也不是不能解决。”
项春一听,立即就燃起了希望,他连忙问道:“李哥,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你知道的,我这份工作很有前途,我就是被眼前的困难给困住了,只要我能过了这一关,肯定能东山再起。”
李哥先给项春打了一针预防针:“我先跟你说一声,这可不是什么正路,所以不论我给你出什么主意,你都不许多想。”
“李哥你放心,我项春是明白事礼的人,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你始终都是我大哥。”
听项春这么说,李哥才说道:“嗯……是这样的,哥哥明天晚上要跟一位大佬去一趟赌城,这位大佬有点东西,跟着他,十有八九能赢点钱,要是你也能搞点本钱,可以跟我们去一趟,说不准,不仅能将你被骗的钱给赢回来,还有可能再赢点。”
一听李哥给他出的主意是让他去赌,而且还是去赌城去赌,项春立即就皱起了眉头来。
——项春可是听人说过十赌九骗,所以项春其实打心底里不愿意跟李哥去赌城。
李哥也没有勉强项春,他笑着说:“你要是不愿意,就全当哥哥没跟你说过,哥哥实话跟你说吧,哥哥还没有把握这位大佬能不能带上你,毕竟,你也知道,耍钱要蔫,你跟这位大佬非亲非故的,大佬也没必要非带你发财,你说是不?”
项春赶紧说:“我知道,是李哥你的面子,大佬才能带上我的,可是……”
李哥打断项春:“你别可是了,就当这话哥哥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过。”,然后李哥拿出来了十万块钱放到桌上,又说:“哥哥手上现在只有这么多,你先拿去用,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哥哥就行。”
见李哥说话、办事都这么敞亮,项春突然就对李哥的提议有些动心了。
关键,除了按照李哥所说的去搏一搏,项春也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以,犹豫了一下,项春问李哥:“李哥,不知道,我得准备多少钱,才能跟大佬去一趟?”
李哥笑着说道:“大佬那里对你肯定是没有硬性要求的,不过大佬那身份,肯定不可能在一楼的大厅里玩,大佬必然要去四楼的贵宾厅玩,那里最少都需要一百万的筹码。”
“啊~最少100万!”项春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办法,项春最近是混得不错,但他毕竟起点太低,除了徐开给他的一百万和陈若曦让财务交给他的一百万预付款以外,他还没见过什么大钱。
李哥摇摇头:“我说老弟,你也不想想,不玩得大一点,你上哪去赢回这两百来万?”
项春一想也是,这要是万八千的赌桌,他也不可能赢回来两百多万。
可问题来了,那就是,哪怕算上李哥借给他的这10万,项春手上也只有不到40万,离最低的一百万赌注,还差很多。
李哥也没有催促项春。
项春想了想,然后出去给陈若曦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之后,项春跟陈若曦说:“若曦姐,那家老国营厂的资金周转有些困难,所以他们希望咱们公司能再预支100万租赁费。”
陈若曦听项春这么说,就是一皱眉,她有些不乐意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都定好了的事,怎么临时还给改了?”
项春赶紧在一旁劝陈若曦,说什么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你好,李焕英》的拍摄进度,还说什么剧组还要在老国营厂拍摄,少不了厂里的配合,没必要因为这点小钱得罪他们。
陈若曦一想也是,关键,一百万而已,别说对于开心麦子而言,就是对《你好,李焕英》剧组而言,都是九牛一毛,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影响自己的心情,进而再耽误自己儿子诞生,便同意了再预支给老国营厂100万租赁费。
拿到这一百万了之后,项春又给老国营厂打了个电话,跟他们说他有急事要出趟差,三天后过去付场地租赁费。。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项春带着近一百四十万前去赌城放手一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