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世見 txt-第五百七十六章 關卡攔路讀書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接新娘子咯,接新娘子咯……”
喵人
“喜糖,喜糖,好甜呀,哇,还有铜钱,好多铜钱, 快捡呀”
“恭喜林少,贺喜林少,新婚大喜,多子多福,千年好合……”
迎亲队伍走街串巷,所过之处喜糖喜钱撒出去,惹得无数人尾随争抢, 尤其是很多小孩上蹿下跳,欢声笑语不断,别提多欢乐了,比年祭的时候还快乐,能捡糖,还有钱,以往做梦都梦不到这样的好事儿。
“爷爷爷爷,你看,我捡了三个铜板,你给我收好,以后补贴家用,那边还有, 我再去捡”,一个小女孩拿着三枚铜板交给年迈的爷爷天真道。
老人慈爱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说爷爷给你收好, 年祭的时候给你买红头绳。
又一个小男孩拿着喜糖递给娘亲,说娘你吃, 好甜的, 他娘拿着,舍不得吃,装作吃了安慰小孩,实际上偷偷藏起来以后再吃。
物理性孤立中的我的高中生活
人很多,场面很热闹,但却不乱,都知道是城里林家少爷成婚,不敢在这种时候添乱。
走在迎亲队伍中,云景一路所过,见到这些画面也一脸笑容,林夜星大婚,能给很多人带来快乐,大家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都开心,都好,这才是成婚该有的样子。
嘟嘟哒,嘟嘟哒……当当……
唢呐不停的吹奏,锣鼓有节奏的配乐,气氛浓烈而喜庆。
噼里啪啦……
边上有炸裂生响起,声音很大,但没有硝烟,随着炸裂声出现的还有五彩缤纷的碎屑飞舞,落在人身上, 地上,气氛更是达到了另一高度。
轻微爆炸物只是声音大了点,并不伤人,那是一种成串的汤圆大小物件,轻轻摔打便能发出声音炸裂,爆出五彩缤纷的碎屑,比云景记忆中的鞭炮更好。
处于好奇,云景忍不住问边上拿出另外一串准备摔打的帮闲道:“敢问大哥,这是何物?声音刺耳,五彩缤纷,用起来也喜庆,倒是和婚礼无比贴合”
“回云公子的话,好叫您知道,此物名为飘絮炸果,树上长的,我们南方可没有,整個大离王朝都没有呢,这是新娘子家那边从北方几位遥远的国度带来,具体哪里我就不知道了,也是第一次见到呢,主家吩咐我们这么用,别说,还挺好玩的”,腰间围着红绸的帮闲认识云景,很是客气的回答道。
闻言云景顿时了然,居然还有这种东西,从北方极为遥远的国度带来,难怪自己不知道。
云景也是人,不可能全知全能,一些东西不知道也正常。
“居然还有阿景你都不知道的东西啊”,同样一身绿走在边上的王柏林哑然道。
笑了笑,云景说:“林子伱这话说得,有我不知道的东西不很正常吗,我又不是万能的,当然了,我知道的一些东西别人或许也不知道”
“也是,话说这玩意真不错,我成婚的时候也想办法弄点,就是不知道好不好用,阿景你呢,有想法吗?”王柏林也不纠结,点点头兴致勃勃道。
云景说:“你需要的时候问问青竹兄吧,他这次成婚能弄来,想来有门路,至于我,成婚的时候当然也想要了,如果实在弄不到就算了,想办法用其它东西代替吧”
以后自己成婚的时候若是弄不到这飘絮炸果,云景觉得自己可以把烟花爆竹搞出来,实在不行在天上放几颗火球也可以……
热热闹闹的迎亲队伍在四方恭贺中不知不觉来到了新娘子所在的院落不远处,当远远看到那里的时候,队伍却是被人拦了下来。
倒不是遇到突发情况有人生事找茬,而是女方那边出的第一道刁难关卡。
这样的刁难也就图一个气氛罢了,并非真正要搅黄人家婚礼,顺利过关大家都高兴,即使过不了关整得狼狈最终也是会放行的,无外乎是时候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通常一次婚礼流程下来,这样的关卡有三次,路上一次,进大门一次,进闺阁牵新娘子的时候一次,若是女方那边对姑爷家不待见的情况亦或者有人起哄,多设几道关卡也是很正常的,只是不知道这次沈家准备了几道关卡。
此时呈现在迎亲队伍前方的关卡很正常,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不用多花什么心思就能过关,前提是肚子要能装。
事实是这种无需用脑子的关卡才是最让人纠结的。
迎亲队伍前面的街道上,拦路的一群人穿着喜庆,为首一位冲着这边拱手笑道:“东边一朵紫云开,西边一朵紫云开,若要两朵紫云来相会,还望贵方拿出诚意来,我家小姐年华好,你家少爷正当年,男才女貌成双对,人生从此比翼飞,常言人生路漫漫,酸甜苦辣在前头,难得白首不相离,同甘共苦方始终,备下人生第一难,还望贵方莫要烦,过了此处继续前,自有新人在前方”
一番抑扬顿挫的开场白后,那人伸手一引,人群朝两边分开,他继续道:“姑爷想娶我家小姐可没那么容易哦,来来来,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哈哈,拿出诚意来,否则我们可不依呢”
人群分开后,前方的道路上摆满了长凳,凳子上放着一溜的小碗,碗中酒水盈满,根据凳子排列数量,那些酒碗粗略算来怕不下六百六十六碗!
好家伙,第一道关卡在这儿等着呢,喝酒,不喝得满意人家不让轻易过。
骑在马上的林夜星看着也是嘴角抽搐,还好他早有准备,朝着后方一招手豪气干云道:“前路不通,我的帮手在哪里?上!”
这就轮到云景他们出马了。
可问题是他们伴郎才十二个人啊,粗粗算下来每个人要喝五十碗以上,就拿一碗酒只有半斤,那也是几十斤酒下肚了,正常情况下这谁顶得住?
然而顶不住也要上啊,本就图一个气氛,开心开心罢了,对方难题已经摆出,虽然不依也没什么,但那气氛就起不来了,难免被取笑打趣。
“娘嘞,这不得喝死啊”,王柏林看着前方两股战战纠结得要死。
云景笑道:“怕什么,喝就喝,不过别傻不拉几的硬撑啊,其中还是大有文章可做的,能少喝多少就看自己的手段了”
说着云景就准备迈步向前,答应了当伴郎肯定是要尽职尽责的。
可此时同行的一个伴郎却是一把拉住了云景道:“云兄且慢,这酒我们来喝,你意思意思就行了,这种不动脑子的事情我们来,后面的难题你可是主力呢,别在这里喝晕了接下来出不了力乐子可就大啦”
“这不好吧?”云景迟疑道。
那人哈哈一笑说:“理当如此,没关系,看我们的”
话音落下,他一个眼神过去,其余伴郎气势汹汹的走向前方的拦路酒,云景自然也是跟了上去的,喝肯定是要喝的,至于喝多少,就看其他人能代劳多少了。
喝酒这种事情吧,云景施展点手段喝再多都无所谓,不存在肚子能不能装的问题,有的是办法排除体外,至于其他人,就看他们自己的能耐了。
伴郎团来到酒前,和云景说话那人拱手笑道:“我方新郎今晚还要入洞房呢,这喝酒的事情我们就代劳啦,请了”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端起一碗酒,仰头就大口豪饮,两口下去一碗酒就见底了,惹得周围一众看戏之人拍手叫好。
可他那哪儿是喝酒啊,分明就是倒酒,一碗酒估计没喝一口,其余全浪费了,身上脖子上到处都是酒水在淌。
随行的王柏林眼睛都看直了,直呼好家伙,居然还能这样?尤其设卡之人居然还没意见,这么一搞,我上我也行啊。
那还等什么,喝!
于是乎,十二个伴郎上前,端起酒碗仰头就喝,‘一碗酒下肚’,豪迈的一抹嘴,碗直接就丢边上去,进度飞快。
结果就是,他们飞快的喝酒前进,人走过去别说衣服,地面都湿透了,依稀可见酒水在流淌,绝大部分酒水直接就浪费掉了。
设卡的人没说什么,看热闹的人也是开心无比。
其中云景倒是没喝多少,很少端碗,每次端碗都和其他人一样豪迈,身上也是被酒水湿透。
这一关也就在这样欢乐的气氛中度过了,于是迎亲队伍继续热热闹闹的前进。
值得一提的是,纵使浪费大部分酒水偷奸耍滑,可十二个伴郎还是喝了不少,大部分脸红无比,其中还有几个走路都在摇晃了,但架不住高兴啊。
少爷入宫为妃吧!
接下来队伍来到了新娘子所在的院落外,这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锣鼓丝竹声从院内传出,但在院子大门前,又一道关卡却是摆在了迎亲队伍前。
大门前聚集了至少数百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真正拦路的却只有最前方挡在大门必经之路上的三个人。
那三人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罢了,做武者打扮。
迎亲队伍停下,拦路的三人里面,中间一人朝着这边拱手笑道:“人生良缘喜相逢,新人成双两家欢,连理共结度一生,羡煞旁人笑开颜”
依旧是开场白后,对方继续道:“我等粗人不会说话,还望不要见笑,新娘子就在院内,但你们想要从这门过却没那么简单,你们也知道,我方小姐乃武林世家,所以啊,想要迎娶我方小姐得拿出本事来,证明将来能保护她,当然,在这大喜之日动刀动枪不合适,所以就比比拳脚点到为止好了,以免伤了和气,只是不知贵方可敢应战?否则这门我们可是不会让的哦,耽误了时辰那是你们的事情”
新娘子沈轻柔是武林世家出身,出现这样的比武关卡倒也正常,不过对方并未真的刁难,否则此时站在前面的拦路三人就不是三个仅仅后天境界的年轻人那么简单了。
须知沈家可是有真意境大佬的,若故意刁难,派出个先天高手,以林家的能耐,怕是这门直接就进不去。
这种事情新郎官肯定不适合亲自下场的,还得指望伴郎团。
之前的关卡喝得有点醉的王柏林还算清醒,见此直接就摇头道:“这事儿别指望我,我怕上去闹笑话,就不丢这个人了”
当年读书的时候,王柏林也是在学堂练过武的,他大伯还是风刀门的呢,然而他却是个半吊子,这些年来疏于联系,武功早就落下,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这种事情咋敢掺和?
云景笑道:“没关系,我们这么多人呢”,说着他问其他人:“这天气虽然艳阳高照,可风一吹还是很冷的,就别耽误时间了,院子里炭火烧得正旺,咱快点过了这关进去烤火吧,你们谁来?不行的话,我上?”
林家虽然没法和沈家比,但和江湖人士还是多有接触的,毕竟林星语就是新林县柳叶剑派的人,还是差不多内定的下一任掌门呢,是以伴郎团里练武之人不少,其中几个算是一把好手了,单纯的武道修为都在后天中期,这等修为虽然算不得什么,可在新林县境内的江湖门派来说,也能称得上中流砥柱。
一个林夜星家那边的亲戚,云景不熟,二十来岁的样子,他开口道:“云公子你可是压轴,估摸着后面更难的关卡等着我们呢,所以这种粗活儿我们来就行,先看着便是,我们实在不行你再上”
沈家的人拦路,考虑道沈家在北方的声望,对方派出了的虽然不是真正高手,可开口之人虽然那么说,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来走个过场大家开心罢了,再则,也想见识一下名满大离沈家到底有什么手段,和小门派到底有什么差距。
说完那人和伴郎里面的几个人眼神对视,然后有五个人走了出去直面拦路三人。
“既然是拳脚较量,那总得有个说法吧?”众目睽睽下,迎亲一方站出去的伴郎为首一人拱手问。
对面回答道:“除却不动刀兵外,其他倒是没什么规矩,拳脚掌指随意,只要能打败我们就可进门,单对单,车轮战,亦或者我们双方一起上都行”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单对单吧,时间不等人,我先来,你们谁上?”伴郎这边一后天中期修为的魁梧青年上前几步拱手道,此人手脚粗大,明显拳脚功夫不错的样子。
对面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出来笑道:“我来吧,请了”
“也好,得罪了,看招”,站出去的伴郎打了声招呼,一展衣衫下摆猛然冲向对方,动作迅猛宛如猛虎出笼,迈步间地面都被震起了尘土四溅,五指成爪,血气运转明显大了几圈,宛如虎爪抓向对方,一记很简单但却很见功底的黑虎掏心使出,到底不是生死斗,明显留了五分余地没下死手。
对面凌然不惧,身躯微沉,也不迈步,道了一声来得好,直直一掌正面打出。
此人也是后天中期修为,可同样的差距,所学不同,也是区别巨大的,他那一掌看似平平无奇,却异常刚猛,血气运转手掌之上隐有金属光泽闪烁。
砰!
手掌和虎爪相遇,一声闷响过后,对面少年为数不多,可冲上去的伴郎却自己被震得后退止不住脚步,哪怕对面留手了,也感到半个身子发麻,心头惊骇,未曾想差距如此大,对方随便一个少年,年纪比自己小,却是一招就打败了自己,这就是小门派和大势力的差距吗?
那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愕然,明显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经打,一招都接不着,这事儿整得,明明是开心的玩闹,反而像是在欺负人了,到底有些不好,他下意识看向其他两人。
拦路的为首一人到底年长,见此情形立即打圆场笑道:“哈哈哈,对面的朋友你还好吧?还能继续吗?”
先关心一下对方,再说玩闹的事情,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被打败的人一脸纠结,一招都接不着,再不服气就丢脸啦,干脆站直摆摆手道:“不来了不来了,我不是对手”,说完他直接后退,问其他人道:“你们谁上?”
然后伴郎里面又一个后天中期站出来与那边少年较技,结果还是一样的,一招都接不住就败下阵内,这还是那边少年故意放水的情况下。
大势力和小门派的差距太大了,功法经验之类的完全无法与之比较。
接下来一连几个人上去,那边一再放水依旧没人能占据上风,顿时迎亲队伍这边就有点尴尬了。
这种情况下,那边三人短暂商量,说再有人站出来就故意输掉算了,比较婚礼还是要继续的,于是尾随一人站出来笑道:“哈哈哈,这门不好进吧,贵方还有谁要上来一盏所学吗?”
作为新郎官的林夜星肯定不能让气氛僵持下去,目光看向伴郎里面的云景,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特意邀请云景当伴郎,不就为了这种时候嘛。
云景收到信号,但还是对其他人说:“要不我来?时间已经耽误了一会儿了,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云公子有把握吗?那几个人厉害得紧,我们完全不是对手,别一不小心受伤的话就不好了”,最先站出去败下阵来那人看向云景迟疑道。
云景笑了笑道:“放心,我有分寸”,然后对其他人点点头走了过去。
人群中的王柏林直偷了,虽然喝得微醉却也没到处嚷嚷云景的事情,他心头暗道,阿景如今可是先天高手,整个新林县江湖都找不出第二个人,这种小场面毛毛雨啦。
“我方新郎不便亲自下场,既然你方拦路,那就让我们这些亲友代劳了,贵方请了”,走出去的云景拱手笑道。
对面见云景站出来,一开始那少年直接上前道:“这位公子请了,拳脚无眼,还请当心,以免伤了和气……”
此时这少年心头在琢磨琢磨放水才能‘输’得好看点,毕竟对面之前那几个明显的练武之人都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现在有来个文弱书生,这是直接放弃了吗?新郎那边就没人了?小姐嫁过去将来受委屈怕是还得娘家帮忙出头。
然而那少年话音刚落下,还没来得及和云景交手呢,他们那边为首一人当即站出来一脸尴尬道:“那什么,见过云公子,不打了不打了,我们这边认输,请,快快里面请,别让新娘子久等了”
我这都准备接招了,你居然给我说直接认输?放水也不是这么放的吧。
摆开阵势的少年回头一脸无语的看向说话的师兄,但还是收起架势往后退,毕竟玩闹归玩闹,婚礼还是要继续进行的。
不止是他,此时云景都有些无语,我都站出来了,结果你们直接认输,这不折腾人嘛。
当然,能不动手最好,虽然区别不大,于是云景笑道:“那就多谢高抬贵手啦”,说着云景回头看向林夜星道:“青竹兄,好啦,关卡已过,我们继续去迎接新娘子”
虽说云景出去能解决眼下‘麻烦’那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林夜星却没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解决,就去打了个照面,结果对方直接让路了。
给云景一个我也不知道对面咋想的表情,林夜星道了一句多谢,然后带这迎亲队伍往院子大门走去。
那边拦路的人已经让开了大门,拦路的三人里面,为首一人给原本要和云景交手的少年小声解释道:“本来我们是要放水让他们过去的,大家脸上都好看,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直接认输?别看到意外,对面站出来的可是云公子,那还打个屁啊”
“师兄你认识那个云公子?他什么来头?居然吓得你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了”,少年愕然问。
对方看着人群中的云景沉吟道:“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这么跟你说吧,去岁在斜阳城的时候,我远远见过他一面,当时云公子一招就斩杀了敌国一位先天中期高手,你觉得我们还有资格和他动手吗?”
少年心头恍然,顿时释怀了,暗道人口口口相传的云公子居然是他,那还真没必要比下去,否则就是自取其辱徒增笑料,除非这边站出真正的高手来,至少先天境界以上才有和云景较技的资格,但也仅仅只是资格而已,须知去岁云景就有灭杀先天中期的手段,一般人岂是对手?然而好好的大喜事,为了这点开心的闹剧就站出先天以上的高手至于么?
同时少年心头也有点高兴,林家有这样的关系,小姐嫁过去纵使离娘家远也不怕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