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萬法之主 弄蛇者-第二百五十四章 陰泉魂橋 地獄浮演鑒賞

萬法之主
小說推薦萬法之主万法之主
满城金甲,血流成河。
残尸堆积了宫殿,王座之上,灵武王口中含着鲜血,看着眼前的破败,不禁摇头苦笑。
李玄毅傲然道:“我说过,挣扎是没有用的,你的王气在最近半月几乎消耗殆尽,民心早已向背。”
灵武王披头散发,将头上的王冠扯了下来,扔在地上,道:“灵武国二百零八年,好一个二百零八啊!李玄毅,你这个叛徒,你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李玄毅冷冷道:“你才是亡国之君,我又有什么理由愧对祖宗?”
灵武王大怒道:“你可以篡位!你可以造反!只要这灵武国还姓李,我死便死了,可你却把国家拱手相让!”
李玄毅也来了脾气,厉声道:“这一切还不是你造成的?我从小体弱多病,又是庶出,饱受欺凌,从未想过夺嫡。”
“而你上位之后,薄恩寡情,连亲王之位都不愿意给我!”
“还好十八苦地狱找上了我,带我修炼,甚至帮助我达到宗师之境。”
“从我进入宗师之境的那一刻,我李玄毅就没有国家,只有组织了。”
灵武王站起身来,咧嘴笑道:“你以为你能得逞?你以为灵武国的气运就那么好拿?现在你获得了民心,却不知…王气与君王共存,王气若是没了,君主也只有死了。”
他眯眼道:“你…不过是个早被判了死刑的棋子。”
“危言耸听!不可能!”
李玄毅当即反驳,但还是有点心虚,忍不住回头朝南宫天乙看去。
我是神界监狱长 小说
南宫天乙却是笑道:“好徒儿,组织培养了你这么久,你确实该回报组织了。忘记加入时的誓言了吗?随时为组织牺牲啊!”
李玄毅身体一颤,连忙道:“师尊…我…”
南宫天乙笑道:“我知道你不想死,但…由不得你啊!”
……
“天下气运,可窥轮回,神工战车融神血,偷取神兵山庄之气运。”
随着血肉狱王的怒吼,一个年幼的孩童从黑暗中走出,满脸迷茫,却是抬起了头颅。
他的喉咙破开,无尽的鲜血朝上涌去。
奔腾浩荡的气运便从北方席卷而来。
至此,光明神国、神罗帝庭、三大王朝、两大圣地、神兵山庄和药王馆的气运,全部集齐。
血肉狱王看向那最后一座石宫,那是一个卍字符,象征着佛门。
夜幽道:“佛门千万要慎重,雪域那边容易出意外。”
血肉狱王点了点头,大声道:“禅劫佛砂!大日顶经!可窥佛门气运!”
一粒粒金砂从玄黄之光中飞出,化作一座座佛塔,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易寒大步走了出来,盘坐而下,默念《大日顶经》,全身的佛韵溢出,渐渐朝石宫汇聚而去。
卍字符形状的石宫,顿时爆发出万丈金芒。
天空之上,一股磅礴的气运从西方而来,化作祥云彩霞,灌注进峡谷之中。
此刻,西极域,雪山群峰。
小喜山宗什喀巴寺,枯坐的冈仁波齐菩萨抬起了头,眼中似乎有娑婆世界浮演。
最终他一声长叹,呢喃道:“篡改阴阳,奈何有一丝变数啊,前辈,你终究是低估了这个时代。”
黎山虚空深处,狂笑之声极为肆意。
“哈哈哈哈!”
血色身影乱发狂舞,大声道:“那叶一秋虽强,但使出最强绝学之后,便失去了战斗力,无法影响事件的进程了。”
司空太白道:“意思是,我们可以看到小阴间的真面目了?”
血色身影道:“这有何难!师尊已然降临!”
诸多神灵,似乎也心有所感,不禁朝远处看去。
只见虚空的尽头,不断裂开一道道缝隙,似乎有无上伟力在撕扯着这片世界。
一只庞大的手掌,宛如一片大陆,终于从虚空尽头伸出,一瞬间便湮灭了时空。
贺兰都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眯眼道:“这就是他的威势吗!”
先天武皇沉声道:“不愧是三道之首,创灭皆神。”
司空太白道:“武道先天、阵道欺天、灵道地藏死神…打破壁垒与窠臼的存在,真正触及禁忌领域的远古神灵。”
“来了!”
地宗负手而立,沉声道:“小阴间出现了!”
话音刚落,无尽的阴泉便从虚空尽头奔涌而出,那是数之不尽的太阴之水,宛如浩瀚的汪洋,遮天蔽日,无穷无尽。
数以千计的接引使者和摆渡灵官,都悬浮在这片黄泉之上,散发着森寒的气势。
阴泉所过之处,时空都已然变幻,彻底隔绝天地规则。
一个老者踩月而来,白发苍苍,呢喃道:“阴泉过后,该是奈何桥了!”
话音刚刚落下,那巨浪翻涌的尽头,一座巨大的魂桥出现,上面无数的灵魂徘徊着,一个老妪盘坐在那里,身体已然干枯。
“准备得很妥当啊!”
又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道白光破虚而来,稳稳立于虚空之中。
地宗看到此人,不禁笑道:“辛百草,你家的丫头还在矿道之内,不去看看啊?”
辛百草哼道:“少来打趣我,你天地楼的南蛮域楼主不也在里面?而且出尽了风头,恭喜了,天地楼即将诞生一尊新神。”
地宗摆手道:“可别,为时尚早,一切还没定数。”
“审判宫该出现了吧?”
伴随着声音,虚空出现了一道道波纹,一个老太婆的身体浮演而出,几乎是透明的。
四周众人眉头顿时皱起。
辛百草却是愣道:“老太婆,你来做什么?你悬空城不是从来不凑热闹的么?”
老妪摆手道:“别吵,看看审判宫是什么样,这可是关键的一环。”
于是,魂桥尽头,一块巨石出现。
这一块巨石何止千里,上面是数之不尽的孔洞,每一个孔洞,都是这一座审判宫。
一个个死魂判官立于其中,左手持书,右手执笔,何等骇人。
贺兰都阙道:“果然是都准备好了。”
直到此刻,那审判宫后面的伟大的身影,才终于显露出真实的模样。
他像是一尊域外的天神,身体无比虚幻,却无比庞大,似乎一脚踩下,便能跺碎一片大陆。
身上每一处都释放着无穷的力量,一举一动之间,都撕裂了时空。
“好磅礴的气势!”
一个女人突然出现,眉心一滴黑泪闪烁着光芒。
辛百草不禁吹了个口哨,大笑道:“万凝脂,你也是上千岁的人了,这副模样未免过分了吧?”
女人瞥了他一眼,不屑道:“别搭腔,跟你不熟,什么时候把我的神药还给我?”
辛百草连忙不说话了。
他看向前方,脸色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因为那一道庞大的身影背后,出现了一重重世界。
十八层地狱浮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