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的修真之路 花雨靈契-第67章東方鏡內心的痛苦分享

團寵的修真之路
小說推薦團寵的修真之路团宠的修真之路
黑衣人将虫子拿起来,将它放入了东方晓珠的体内,她立马就痛苦的皱起眉头。
“唔——”
“小公主,好好享受本座送给你的礼物吧。”
说完黑衣人便消失了原地,徒留东方晓珠一人在原地感受痛苦。
仁德殿内,由于有了白老大等人的帮忙,几人轻松了起来。
几人更能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很快就与三皇子的死士打成了平手,不多时就将死士们打了。
东方木宇见形势于他不利,立马拉起来皇后,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皇后被掐着难以呼气,迫不得已的张开了嘴。
“都给本殿住手,否则,皇后就要血溅当场了。”东方木宇大喝一声。
看见皇后在他手里,所有人都暂时停了下来。
“东方木宇,你算什么男人,拿女子当挡箭牌,有本事就出来单挑。”韩裕不屑的嘲讽道。
“我算什么东西?那你又算什么,这是我们皇室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
东方木宇并没有被惹恼,只是跟着回怼了一句。
“就凭珠儿是我认定的媳妇,那皇室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呵!”东方木宇冷笑一声,不再与他说话。
“三哥,你收手吧,你想要皇位,我也给你了,我是真的不知道玉玺藏在哪里。”这时东方镜走上前去,乞求着他。
“你说你不知道,那你告诉我,这上面的玉玺是哪里来的?”
东方木宇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他只相信自己看到了,他查看过了,这圣旨上的玉玺印章是真的,所以东方镜说他不知道玉玺在哪里,根本就是在说谎。
“这道圣旨是我在父皇的暗室里找到的,那上面的内容是真的,所以你现在就是神龙皇朝的皇帝,这下你满意了吗!”
东方镜还是说出来真相,他是真的不知道玉玺在哪里,他父皇从来就不告诉他玉玺藏在那里,就算他是太子。
可没有哪一个皇上可以容忍一个比自己还厉害的太子,就算这个人是他的亲儿子,他也不能容忍,他一直都在防备着他。
世人只知太子天资聪颖,一出生就有神龙围绕,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可随着他的长大,随着他的修为提高,随着他的威望提升,甚至高于了皇上,皇上开始防备他了。
就算他是太子,可他从小没有在母亲的膝下长大,之后又在父亲的猜疑下长大,没有人知道他这么年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不是有着妹妹陪着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东方木宇的,羡慕他有母妃的关心,父皇的关心,只要东方木宇修为提升了,父皇和贵妃都会高兴,还会赏赐许多珍品和法器给他,可如果是他的话父皇就只会说,要打好根基,不可操之过急。
从来不会跟他说,他很高兴,每次有危险的任务都会找他,安全的任务都会交给东方木宇,他永远都在危险中度过,还要防备贵妃的陷害。若不是他心智坚定,有着妹妹在支撑着他,他早就不会在这里了。
而他找到这道圣旨的时候,心中更是痛心入骨,甚至几度站不稳。
从 姑 获 鸟 开始
因为这道圣旨是在去年写下的,那个时候他正在执行皇室的任务,那次他在迷雾森林九死一生的时候,他的父皇却写下了退位诏书,准备退位给三皇子,还给了他兵权。
还有一道废太子的圣旨,将他发配到边疆穷苦之地,要断了他的后路。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三皇子这个好消息,就被自己这个心肝儿子给毒倒了,这也算是他的报应吧。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我给你三声,三声之后,我就会扭断她的脖子,是非轻重,你自己掂量掂量。”
说着便加重了掐着皇后脖子的力度。
“一!”
“啊~”皇后痛苦的发出了一声苦叫。
“二!”
“唔——”皇后双脚被迫离了地,眼睛都开始泛白了,双手不断的去抓东方木宇的手。
“等一下,我说。”东方镜连忙上前一步,大声的叫住了他的动作。
东方木宇听到了东方镜的话,放松了掐着皇后的手,皇后得以可以呼吸。
“哈——哈——”
“你看,这就想起来了吧,不逼你一下,你就想不起来,说吧,在哪里?”
东方木宇得意一笑,示意着他。
“玉玺不在这里,在……”东方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打断了。
“大人!”贵妃突然鞠躬道。
东方木宇看到黑衣人的出现,立马松开了掐着皇后的手,转身对黑衣人恭敬的鞠躬。
“大人!”
“怎么这么点人都没有解决。”黑衣人眼神轻蔑的看向眼前的人。
“大人,我马上就问道玉玺的下落了。”东方木宇立马解释道,生怕他责怪于他。
“不用了,全部解决了。”
黑衣人直接朝几人攻击,柳辰风是离他最近的,他连忙举剑阻挡可一个至少渡劫期修士的一击,他怎么能阻挡得住。
他被黑衣人的一击打退往后,韩裕看见后疾步来到柳辰风的背后,使出全力,挡在了他的背后,挡住了他的退后。
會 說話 的 肘子
“噗——”柳辰风被震出了一口血,他伸手擦去口角的血,在韩裕的扶持下站直了身子。
“没事吧?”韩裕扶着柳辰风,又快速的拿出来一颗复原丹,喂他吃下。
柳辰风摇了摇头。
不死不灭 小说
黑衣人见柳辰风无事复又对他出手,这时四长老叶灵木站在了柳辰风的面前,挡住了黑衣人的灵力。
两人直接对上了,东方木宇看到黑衣人与柳辰风那边的人打上了,又给死士下了命令。
韩裕等人又与东方木宇的死士们打了起来。
东方镜见此,抽出来床头的剑,不过他不是与死士争斗,而是直冲东方木宇。
东方木宇看东方镜朝他而来,他拔剑反抗。
东方镜虽受了重伤,但他这一身修为全是从危险中练出来的,而东方木宇有一部分是由丹药堆出来到,所以两人暂时还能打成平手。
这边两人打得难分难舍,两人周围的桌椅全都遭了泱,粉碎得连渣都没有,碎屑漂浮在空中。
那边花梦雨不用保护着东方镜,加入了战场,她修为虽高,但实战较少,这次与这么多的高手过招,正好可以扎实些她的修为,提升她的心境。
四长老叶灵木与黑衣人堪堪打成平手,四长老因顾及周围的环境,所以要稍稍低于一些黑衣人。
而柳辰风看到四长老有些吃力,便决定拿出煞仙剑。
煞仙剑一拿出来,周围的灵气都被卷了起来,拿出来时,剑身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剑身围绕着一阵阵黑色的烟雾,看上去就知道这件绝非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