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起點-544 多方行動 接頭熱推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当天晚上,孔捷秘密的给队员们安排过各项的任务,任务细致安排到每一个人,分头行动,以避免暴露。
任务安排完毕之后,队员们三人一组,各自返回自己所在的房间, 并轮班警戒。
即便是处在看着较为安全的美租界内,大家还是按照孔捷的要求,一切小心为上。
次日,约翰一大早来到旅社,为孔捷带来了需要的美租界居民通行证。
某天成为祭品公主
一共有二十一张通行证。
孔捷此次带来的突击队队员,共分为五组,四人一组,加上他在内, 一共二十一人。
每人发上一张。
“徐,有了这美租界的通行证,你们基本上可以在美租界内畅通无阻,至于其他的租界,比如英、法德租界,效果就要差得多了。
不过租界外日本人管辖的地方,这张通行证同样好使,小日本决不敢轻易扣押持有美租界通行证的居民。”
约翰将美租界通行证递给孔捷的时候说道。
“足够了,能够正常行动就行,我就怕我们一行出现在这里,身份不明,再被故意找茬。”
说到这里,孔捷又忽地笑道:“约翰,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称呼日本人为小日本了?”
约翰摊了摊手,相当自然地说道:“哦,上帝最理解, 我喜欢小日本这个称呼,这很符合他们岛国的环境与情况,你们不是还叫日本人小鬼子吗?”
哈哈哈哈——
两人笑了一阵之后, 约翰表示,按照孔捷昨日的要求,已经安排好了行程计划,今日会带孔捷参观美租界内的一些生产工厂。
“约翰,那就麻烦了!”
钻石娇妻:首席情难自禁 猫咪萌萌哒
“Nonono,你可是我的大客户,你在美租界期间,我有义务照顾好你。”约翰说道。
孔捷便带了两名突击队成员一路出发。
又对留守的叶民一行交代道:“你们就暂时留在旅馆,留些人看好货物,另外这租界繁华,想四处看看的就随意去逛逛,有想买的只管买上,我说了,此次带你们出来见见世面,花的钱算我账上。”
“多谢老板!”叶民连忙应道。
约翰感慨道:“徐,你对你的员工们可真是不错。”
孔捷笑道:“这是应该的,毕竟老板还得靠着员工赚钱呢, 不善待员工的老板,那是赚不着大钱的。”
就这样一路聊着天,约翰与孔捷出发,从旅馆离开。
叶民一行留在旅馆,等到孔捷和约翰走远之后,按照计划,分头从旅馆离开,秘密行动。
队员们主要行动分为两路。
第一路,木头带着美租界的通行证乔装之后出发,按照孔捷给他的地址,一路找到在日军管辖区的一条街道上的日用品店的周老板。
周老板是天津地下党的秘密线人。
这也是孔捷接下旅部的任务,带着突击队前来津地之后,旅长给孔捷的唯一地下联系人名单。
第二路,叶民将队员分成四五波,将目标放在租界外日军管辖区内的各大银行。
队员们是各自有分工的,有的负责进入银行,装作存取款的客人,试着探查银行内部的人员、安保、防御、资金类型等一系列的具体情况。
有的负责在银行周边踩点,以熟悉路况、街道的情况,要细致到每一条街道有多长,转口在什么地方,街道两边都有哪些商铺门店,警察局具体在什么地方,离了有多远,最快多少时间可以抵达银行等等。
这些都要做到一清二楚,队员们甚至还需要按照孔捷的要求,画出精确比例的对应地图,以制定行动时的进攻路线、撤退路线、备用路线等。
武装夺取现金流的艺术。
用突击队队员们自信的话说:
咱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根据地周边的各大县城,阳泉、寿阳,包括鬼子的大本营太原城都没有幸免过,那所有的银行咱都去过,向来是来去无阻,如入无人之境。
要说整个华北,最精锐的小股作战部队是哪个?
这咱不敢随便吹牛的。
可你要问眼下整个华北最擅长武装夺取银行现金流的队伍,咱突击队要是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这一系列的流程早就轻车熟路了。
租界外。
木头凭借着美租界的通行证,一路顺畅地走了出来。
沿途遇到的日军哨卡,鬼子见了通行证,不敢过于阻拦,只是随意的搜过身,确认木头身上没有携带什么危险的武器之后就放行了。
木头便按照地址,一路找到了“老周日用品店”。
店内还没有客人,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日常用品,有一位中年男人站在柜台后面,懒洋洋地眯着眼睛。
接下来就是常规操作的对暗号了。
木头总不能上去拉着人家周老板就问,“喂,同志,你是天津地下党的周见仁同志吗?”
……“老板,你们这里的日用品齐全吗?”
木头进了屋,在店内的商品架子周边来回转悠着,朗声问道。
那中年人打了个哈欠,回答道:“先生放心,基本上家里日常用的着的,咱这店儿里啊,都有。”
木头又问道:“老板可是姓周?”
中年人撇了木头一眼,笑道:“先生这话问得奇怪,牌子上挂着的是老周日用品店,我不姓周还能姓什么?”
木头道:“那可说不好,万一店子转让了呢?万一你不是周老板呢?”
慵懒的中年人在柜台后稍稍站直了些,“先生放心,这店儿里就我一个姓周的,我也正是这家店的老板,请问先生要些什么?”
“有储水桶吗?”木头问。
周老板神色微动,“客人要储水桶做什么?需要多大的?”
木头道:“当然是越大越好啊!这最近啊水管总不来水,偶尔来上一阵子,不提前用水桶储备起来,用的时候总不见水来,可就头疼喽!”
周老板已经绕过柜台迎了过来,笑道:“先生好富贵,看来已经用上水厂直接供应的管道水了,但要我说吧,还是咱们拉车送水的老把式更加靠谱。”
木头道:“图个方便嘛!老板,有没有更大型号的储水桶?你这里的我看了,都太小,总不太满意。”
周老板笑道:“当然有,只是货架上摆不下,放在仓库里,客人不如随我一起去看看,要的话咱就拿出来,不要的话我也省得抬出来了。”
“那就麻烦了。”木头道。
“不麻烦不麻烦。”周老板冲着内屋的方向喊道,“老爱,老爱,有客人需要大号的储水桶,我带客人去仓库看看,你来看着哈!”
里屋里有人应了一声,一个妇女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与周老板倒是颇有夫妻相。
接着,那妇女就进了柜台,周老板和木头一道掀开帘子进了内屋。
待走到内堂,与店里隔绝,周老板这才看向木头,问道:“先生家里总不来水?”
木头笑道:“老周同志的性格果然谨慎,到了现在还在试探我呢,难怪能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周旋这么多年。”
“不是总不来水,而是总部来的谁,老周同志,你好,三八六旅独立团突击队成员吕木林,大家都叫我木头。”
说着,木头主动朝着周老板伸出了手。
“木林同志,一直等着你们呢!天津地下党一组成员,周见仁。”
两只有力的大手热情地握在了一起。
木头道:“老周,你们在天津暗中活动,极不容易,时间越长越有风险,这样,我们就长话短说,开门见山。”
“目前我们的人员已经顺利抵达,随时可以进行护送任务,还请老周将详细情况告知。”
周见仁点了点头,却是眼珠子稍转,忽地问道:“木林同志,请问这次你们来了多少人?带队的是哪位同志,什么身份?人手够不够用,目前落脚在什么地方?”
木头怔了下,轻笑道:“老周同志果然谨慎,还在试探我呢?这些情况我可不能随意透露,至于原因嘛,老周你是老地下党员了,自然比我更清楚。”
哈哈哈哈——
周见仁低笑起来,宽慰道:“这次不是试探,而是检验,上级不久前传来消息,说是总部亲自派出绝对的精锐,负责此次的护送行动,我心里其实一直有些没底,所谓的精锐部队到底有多精锐?”
“今日见到木林同志,言谈间有这般谨慎,总算是放心了。”
说罢,老周这才向木头透露,此次孔捷一行负责护送的教授与一些华侨代表目前的处境,以及具体住所。
基本交代完毕,周见仁无奈道:“这是目前最为难的地方,赵国、钱学忠、陈东三位教授,或许是日军方面有所察觉,已经将三人的住所警戒了起来,几乎是全天监视,我们很难悄无声息地将三位教授接出来。”
木头道:“老周同志请放心,总部既然派我们突击队过来,自然有总部的用意,三位教授的情况,我回去之后会向上级请示,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那咱们就先这么说,后续若有情况与行动配合,我们再做联系。”
“好!”周见仁应道。
“嫂子那边?”两人向外走的时候,木头问道。
周见仁摇了摇头,“对于我的事情,她一无所知。”
木头叹了口气。
周见仁笑道:“这样也好,她会更安全一些。”
……
“周老板,对不住了,你这桶吧着实太大了,这小的又太小了,实在是用不上,我还是去别家店看看吧!”
木头说着,与周见仁一同从内屋走了出来。
当木头从店内走出去之后,在柜台后的妇人望着周见仁道:“现在的客人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小的太小,大的又太大,这做点生意果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谁说不是呢?”望着木头远去的方向,周见仁摇了摇头,笑道。